无眠橘

虽九死其犹未悔

总觉得滤镜调色是危险的

想去更大的城市 更繁华的城市
站得高一些 看得远一些 格局大一些
即使是繁华伴着喧嚣与无尽的忙碌
即使有一天我厌倦这种繁华只想逃离
逃离到天最澄澈树最多彩的荒无人烟的地方
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现在不过是要认真学习

最近心态有变好是真的
看东西心态也开一点了
改毛病
调思维
多动脑

爱也是负担

我是很自私的一个存在

这是我很清楚的

说什么都要在开始考虑 这句话沉不沉闷
我沉不沉闷 需不需要这句话缓和气氛 说了能不能让他们满意 他说这句话是不是为了缓和气氛 我该怎么接话

我本以为我在这个地方是最不用想这些的

可是他们的感受也是我最应该考虑的 我是为此负有责任的

有时也没发生什么 可是还是会想放声大哭一场 可又哪里哭的出来呐

不肯妥协那就把路走好咯

不行啦不行啦
跨年这么丧做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