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橘

虽九死其犹未悔

有时也没发生什么 可是还是会想放声大哭一场 可又哪里哭的出来呐

不肯妥协那就把路走好咯

不行啦不行啦
跨年这么丧做甚呢

我根本就离不开他们啊
越来越讨厌住校了

今天修的图真是非常的令人。。。。
没办法就是想p几张很浮夸的
秋日 心情明媚
回到家才惊觉只留下了一张她的背影

在这里 我无人知更无人晓 多好
我爸在外面和奶奶聊天 我在里面 隔音 不存在的
“你要知道 我很累”父亲如是说。奶奶说,星期五下午可以让她自己赶车回来嘛,“提着那么重的箱子,背着那么重的书包,多遭罪”父亲答。“我这不是在帮你们想减轻负担的办法嘛”“这点算什么,工作上事情还多着呢”“年轻人就是应该多锻炼,想当年,我上学要走多远的路,还不是走了”
你一言,我一语。
父亲像是在极力维护我。
我并不能反驳奶奶。我的确可以自己回来,减轻他们的负担,相对于自己赶公交回家的同学,我很幸福。她说的没错。错的大概在我。
我不清楚我和他们之前有无多深厚的感情。他们只是一次次提起从前的日子,我陪他们玩的日子是多么高兴,但是那毕竟是很久很久以前了,我们现在没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了,除了偶尔的关心,关于学校的只言片语,我们的话题不知失踪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哪些有关学校的事情该跟她说,说了她也总是淡淡的嗯一声,我有些不知所措。
她大概是很爱我的,但是我不过是个白眼狼罢了。

去经历 去体验 去做 才有资格下结论
《旅行终点》